• 01

DYNAMIC

动态

>
>
>
【珠规院·战疫】疫情期间珠海交通变化与思考

【珠规院·战疫】疫情期间珠海交通变化与思考

【摘要】: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考验着医疗系统应对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也考验着城市交通运行管理的水平。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考验着医疗系统应对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也考验着城市交通运行管理的水平。疫情期间各城市出台了交通管控、高速免费、公交停运等一系列非常态管控措施,这些措施导致道路交通运行情况与常态下差异较大。监测非常态下交通供给方式、需求特征的变化,分析其内在逻辑,可以为常态下交通规划管理和综合治理提供借鉴。

 

一、高速免费政策缓解珠海大桥的通勤压力

珠海东西区跨区通行主要通过西部沿海高速和珠海大道两条区域性通道。正常工作日两条通道日交通总量约20.24万pcu/日,其中珠海大道的交通量占主导,约13.75万pcu/日,占比约为67.93%。由于东西区通勤交通压力较大,且车辆过多的向珠海大道集中,导致珠海大道南屏段和珠海大桥段拥堵较为严重。

 

西部沿海高速和珠海大道交通量占比

 

疫情期间,全国高速实行免费通行的背景下,珠海西部沿海高速和江珠高速也免费开放。4月9日,在中小学未开学、全市未完全复工复产的情况下,珠海大桥交通量为10.94万pcu/天,较正常日降低20.4%。斗门收费站进出流量为2.26万pcu/天,较正常日降低14.5%,南屏收费站进出流量为6.75万pcu/天,较正常日降低15.1%。早晚高峰也有不少香洲城区居民绕行坦洲收费站进入西部沿海高速,减轻了珠海大道的跨区交通压力。

 

从交通量可以看出,疫情期间,各高速公路出入口交通量降低幅度小于珠海大桥,说明高速公路对通勤交通的分担量有所提升,减轻了珠海大桥的交通压力。因此,通过政府补贴的形式,引导居民利用高速公路通勤,可减少珠海大桥的交通压力。主要方案有西部沿海-月牙支线优惠通行方案和江珠高速斗门至珠海西优惠通行方案,由于坦洲收费站和G105主线交通日常较为拥堵,可不实行高速优惠政策。

 

 

高峰通勤免费方案

 

 

二、小汽车出行意愿提升,公共交通出行降低

由于疫情隔离需要,公共交通是受影响最大的交通方式。继武汉宣布离汉通道暂时关闭后,国内大部分地级市行政区的公共交通线路停止服务或者线路班次大幅度减少。在珠海,公共交通也采取了一系列应对措施。2020年1月23日,为遏制疫情蔓延势头,临时调整公交线路运营班次,中心城区控制在10-20分钟,市郊线路不超过20分钟,公交整体减少班次50%以上;2月10日,随着我市部分企业复工复产,为应对企业员工上班出行,公交集团恢复早晚客流高峰时段公交运力投入,保障市民上下班正常出行需求。

 

从公交客运规模来看,珠海公共交通正常日均客运量约为107.05万人次/日,受疫情和春节的影响,自1月1日以来,珠海的公交客运量波动较大,疫情爆发后,公交客运量呈现断崖式下跌。复工复产以来,公交客运量稳步上涨,截止4月10日,公交日均客运量为58.6万人次/日,相当于正常日的54.7%。

 

珠海市1-3月公交客运规模变化

 

相比备受“冷落”的公共交通,小汽车交通大受欢迎。根据某互联网咨询公司发布的《疫情影响下的用户消费指数趋势报告》,对之前没有购车计划,因疫情爆发而强化购车需求的用户,“开车减少感染机会”以及“家人出行安全需要”是强化其购买私家车的主要因素。这意味着,疫情爆发潜藏着汽车购买机会,私家车因为相对公共交通更安全的出行属性,激发部分用户强化购车意愿或新增购车需求。本次疫情促使用户在日常出行更多选择了使用私家车,在疫情结束之后,45.2%的用户私家车添置或置换需求将提升,其中14.2%用户确定了购车决心,31%的用户购买意愿提升。这一部分用户将推进购车进程,其购车决策周期也将缩短。

 

疫情对居民购车意愿的影响

 

通过监测珠海市中心城区道路交通运行情况,疫情发生后,道路车辆急剧减少,道路运行状况良好。随着企业复工复产,到3月31日,中心城区晚高峰车速为21.08km/h,道路车速恢复到往常拥堵水平,而同期的公交客运量仅恢复了47.9%,不到一半。随着中小学恢复上课和复工复产完成,道路总体拥堵水平可能还会进一步加重。

 

中心城区1-3月高峰车速变化曲线(工作日)

 

 

三、小结

后疫情时代,应尽量规避疫情后小汽车井喷式增长带来的拥堵压力,疫情会给城市交通的需求特征和供给方式带来变化,并对交通治理提出新的要求,政府主管部门应因势利导,顺应居民消费和出行趋势的变化。

 

倡导公交优先仍是我们要坚持的核心理念,未来可进一步调整公交补贴方式,加大对面向市民的绿色出行补贴,反哺绿色出行,进而优化城市出行结构。同时,应进一步提升城市交通智能化水平,强化城市交通管理“智慧化”系统的建设,如构建精确到社区、个人层面的居民出行数据系统,建立基于大数据的公共交通疫情接触者追溯系统,并强化各部门各系统的数据管理联动机制。